• 种业饥渴症
  • 发布时间:2011-6-23 17:17:49 来源:新闻中心
  •  1997年4月,丰乐种业以丰富的西瓜、甜瓜资源和品种优势进入资本市场,被誉为“中国种业第一股”。然而,西甜瓜种子利润滑坡,而公司在玉米、水稻等主粮作物缺乏育种基础和核心品种。

     2002年丰乐种业转股山东潍坊新立克(集团)公司未果,2005年再遭“上市8年连续6年财务造假”被证监会处罚。

     2001 年兼并河南省浚县农科所,拥有“浚单18”、“浚单20”、“浚单22”等系列优秀品种经营权,但丰乐种业盲目多元投资,以致浚单号玉米连续多年或发芽率低,或质量欠佳,或营销滞后,即使在种子紧缺年份依然业绩萎缩。浚县农科所亦被冻结财务,研究停顿。2005年,浚县农科所全体职工将丰乐种业告上法庭,官司历经两年多,最后丰乐种业发出和解信息,解除对浚县农科所的控股,但给丰乐种业留下“浚单18”、“浚单20”的经销权。“浚单20”为4家公司共同销售,这就是“浚单20”从2005年的300多万亩攀至4000多万亩的原因。

     丰乐种业也吸取教训,专注种业,2009年提出“举全公司之力发展玉米产业”,2010年退出房地产业务。丰乐种业新近以300万元购得玉米品种“龙单51”和“鲁单818”独家经销权,试图进入东北区和黄淮海区。

     登海种业陷“超级玉米”泥潭

     登海种业因培育掖单、登海系列品种发展壮大。新世纪以来随着“郑单958”和“先玉335”热销,登海种业业绩急剧下滑。登海种业培育亩产2000公斤 “超级玉米”的项目,获得科技部8760万元的经费资助。2007~2010年,登海种业“短平快”地拍出6个“超级玉米”并通过审定。但“登海662” “超级玉米”在黄淮海折戟。

     国家品种审定委员会公告称:“登海662”经两年接种鉴定,感大斑病、小斑病、茎腐病、矮花叶病、弯孢菌叶斑病和瘤黑粉病,高感玉米螟。这个不抗病品种是怎样通过国家审定的呢?

     今年3月,农业部通报有7家公司玉米种子发芽率不合格,“登海605”上榜。此外,传出“登海3686”为转基因玉米。科学研究无捷径可走,必须实事求是,循序渐进。登海种业对近段时间以来的商业化操作应该有个反思。

     未审品种惊曝天价

     种子企业依靠购买品种竞争市场,实质上被沦为销售种子的“卖场”。企业关注科研单位的育种进展,考察各级品种区试点,发现有苗头的新品种或即将通过审定的品种,立即蜂拥而至。

     2011 年初,有一玉米品种还未正式通过审定,就有3家上市公司和3家准上市公司闻风而动。育种单位提出每家预交1000万元“进门费”,还要保证4年内推广面积 3200万亩。这个价码创出经销权转让最高纪录。该品种适宜黄淮海地区种植,两家公司觉得与“郑单958”或“浚单20”相抵触。经过几番讨价还价,入门费降至600万元,推广面积仍作为刚性任务,三家公司愿意进入“深水区”。如果品种通不过审定,这个故事就成为镜花水月了。

     种子“生产商”的尴尬

     种业市场的“品种争夺战”延伸到区试的品种,折射出行业和市场的乱象,更凸显出种业公司研发能力近乎空白,被沦为种子“生产商”、“销售商”的尴尬现实。

     “品种饥渴症”笼罩整个种子行业,暴露出科研和种业体制的深层弊端,凸显中国种业还处在没有按照产业发展规律进行改造的“原生态”。种子行业还不善于以品种为基础为客户创造更高价值,更反映了众多企业无法建立有效的研发体系,必须依靠购买和赌注品种艰难度日。没有哪一家种子公司愿意投资科研育种,老板认为,投资科研可能有所得,也可能“竹篮子打水”。除科研院所外,地市县科研单位和种子公司以及个人都热衷于搜罗材料,快出品种。只要千方百计设法“走路子”通过审定关,立即被赋予商品价值,一本万利甚至无本万利。这加剧了科研与企业分离,也加剧了市场品种的多乱杂。